咨询电话:0535-6260368
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竹制品网>行业资讯> 《竹书纪年》毁三观是真的吗?纯粹一派胡言!
《竹书纪年》毁三观是真的吗?纯粹一派胡言!
发布时间:Apr 23, 2019 3:49:52 PM  查看次数:1282次

  近年,“竹书纪年毁三观”的惊人之语在网络上肆无忌惮的传播着,传播者称,出土文献《竹书纪年》记载的尧、舜、禹等人的故事和正史《尚书》《史记》等记载的完全不同,尤其是”禅让制“一样,言《竹书纪年》记载了尧、舜、禹之间的”禅让“是血淋淋的权力斗争与杀戮,于是得出”儒家编造了禅让的美好故事“的结论。

  但很遗憾,这是一则彻头彻尾的谎言!

  答案是:

  所谓“舜囚尧、禹反舜”是出自《今本竹书纪年疏证》——《今本》最早出现在宋代,但后来已已经遗失佚失,今天我们看到的《今本》实际上是经过清代陈广仓、王静安等文人编撰过的。王国维与朱右曾比对北宋以前的史书记载的《古本》段落,即断定《今本》为伪书!故而才重修了一本《古本竹书纪年辑证》。

  谣言居然把《伪今本》偷龙转凤置于两位一心要“打假”的先贤名下,实属丧心病狂泯灭良知!

  一句话就可以证实网络谣言的可笑无知

  《今本竹书纪年疏证·帝尧陶唐氏》一章中,在讲到“舜囚尧”时作者注:

  “《竹书》云“昔尧德衰,为舜所囚也。”此处的“《竹书》”是指《古本》,作者的意思是说,他听说《古本》是这样写的,而不是他经过考证得出的结论,这种表述其实并无不妥,也非新鲜事,因为早在战国时荀子与韩非子就这样怀疑过禅让,《今本》的作者也同样只是表示怀疑,并不是盖棺定论。

  网上流传的言论实为断章取义。

  其二,网络云出自《古本竹书纪年·帝禹夏后氏》有“大禹据夏地以抗舜“,《古本》是没有的,《古本》的《尧典禹》之篇章记载和《尚书》《史记》完全一致,都是赞美溢美之辞,并且明确他们之间就是通过禅让来交换政权的。

  《古本》与《尚书》《史记》唯一不同的一件事,是商代开国名相伊尹“篡权”商王太甲、并在后来被太甲报复杀掉一事,这件事,在《尚书》《史记》说伊尹曾受商汤托孤,因此对于不理朝政的太甲,伊尹将其放去商汤的陵墓”桐宫“,并且要求他好好学习商汤的精神与教诲,于是,三年后太甲改过自亲,被伊尹重新迎回朝廷继续其帝业,在他离开的三年间,由伊尹在得到朝廷上下同意后,代太甲以摄政。

  在后世儒家的解读中,这段典故是君臣间的坦诚与美好。

  那么,《古本竹书纪年》到底是怎么写的?我们先来看看:

  显然,相信这则“阴谋论”,又是错误的观点。

  上图”约按“为王国维与朱右曾的备注,写得清清楚楚:伊尹是脱离昏君太甲自立,今人读不通以为伊尹篡权夺位。而后面的“王(即太康)潜出自桐,杀伊尹”则完完全全是后世加进去的。

  事实上,《今本竹书纪年》正是大量的引用了自汉代以降到明清止,历代各家解读过《古本竹书纪年》的大量书类,才导致了混乱。

  比如上面提到的“《竹书》云‘昔尧德衰……’”这句话最早是出自唐代《括地志》。

  《今本》作者的原话是:

  “《括地志》云:……《竹书》云:舜囚尧,复偃塞丹朱,使不与父相见也。”

  这句话的大白话直译是,《今本》作者说:“《括地志》这本书说《竹书》(古本)上面写了舜囚禁了尧帝,同时又囚禁了他儿子丹朱,还不准人家父子相见”。

  看懂了吗?这就是典型的二手谣言传播!

  还有更荒唐的是,《今本·帝舜陶唐氏》中还有一句“舜放尧于平阳”。但是,经查这句话是出自唐代的一本志怪小说《汲冢琐语》——这是一本货真价实的野史书!

  其实,造成今天的谣言恶果,错不在《今本》作者,因为人家所有的引用皆有注明出处,并且未附评议,纯粹只是类钞引述。网上称“毁三观”的人,不知道读的是什么书。

  显然是未经核实就人云亦云地造谣传谣了。

  最后一点:关于太甲与伊尹君臣间的事,是否真的如此和谐?历史上一直多有怀疑者,那么,真相究竟如何?

  我们已无法得知。但是,经甲骨文专家考证,伊尹在甲骨文中经常被历代商王祭祀供奉,其地位与商朝开国君主商汤同等尊贵,经常被一起祭祀配享。另外,伊尹还曾经和商汤的祖上“上甲微”一起被祭祀。

  ”伊“即指伊尹,“宀”+一个“方”字再+一个“正”字为底是“配享”的意思,此卜辞的意思是说祭祀的人们认为伊尹已经享受到了祭品。

  卜辞意为“祭祀了上甲先王,同时,伊尹也享受到了”。充分说明殷人的牵挂之情!

  根据甲骨文记载的伊尹信息之反映,显然,《尚书》与《史记》的记载更为可信。

  最后,关于舜“迫害”尧之子丹朱的事

  《古本》的原文如下:

  “帝(尧)子丹朱避舜于房陵,舜让,不克。朱遂封于房,为虞宾。三年,舜即天子之位。”——《古本竹书纪年辑证·帝尧陶唐氏》

  分明写的是和《史记》一样,就是禅让,哪有什么不同了?

  要详细地了解舜与尧子丹朱的事,还是得看《尚书》,因为它写得更加详细:

  夔曰戛击鸣球,搏拊琴瑟以咏,祖考来格,虞宾在位,群後德让。下管鼗鼓,合止祝柷,笙镛以间;鸟兽跄跄。《箫韶》九成,凤皇来仪。夔曰:“於!予击石拊石,百兽率舞,庶尹允谐。”帝庸作歌,曰:“敕天之命,惟时惟几。”乃歌曰:“股肱喜哉,元首起哉,百工熙哉。”皋陶拜手稽首,扬言曰:“念哉!率作兴事,慎乃宪,钦哉!屡省乃成,钦哉!”乃赓载歌曰:“元首明哉,股肱良哉,庶事康哉!”又歌曰:“元首丛脞哉,股肱惰哉,万事堕哉!”帝拜曰:“俞,往钦哉!”——《书·虞书·益稷》

  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浓重、盛大,且神圣的禅让仪式。

  “虞宾在位,群后德让”——虞宾,何许人也?

  对照《古本》可知,“虞宾”就是尧之子丹朱。

  “祖考来格……群后德让”——后,乃夏及以前帝王的专称,此处显然是指天下各邦的诸侯,或是部落领袖。

  那么,他们来干什么?

  不用问都知道,就是来见证这场禅让仪式的,因为即将产生新的天下共主。

  此文请拿去,以后谁再拿所谓“《竹书纪年》毁三观”污蔑儒家,就用这抽它!

 

更多资讯请关注中国竹制品网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②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